谁说ID不能换

杂食主义者
叫我阿季
恺厨、藏厨、杨洋厨、黑皮厨、尼桑厨、小周厨、Enma厨。
叶神、银桑男神总攻无误。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590609271/profile?rightmod=1&wvr=6&mod=personinfo
懒癌晚期,没救了。

【赫恺】多年炮友

私设成山

OOC瞩目

因为羞耻的部分全部删掉了我就毫无担忧的用大号了

 

 

陈赫说,他们这叫多年兄弟成炮友。

郑恺说,都怪当年脑子抽风酿孽缘。

 

他们的关系是从大二开始的。

那时正值夏天,有天晚上他俩翻墙出去吃烧烤,顺便开了几瓶啤酒,在哪谈游戏谈妹子谈人生,最后下来两人都有些晕。①

兴头上来了,陈赫捏细了嗓子,成45°角忧桑望天:“郑恺啊,当我们年老的时候,我们生命里的同伴一个个下车了,座位慢慢的稀松了,你会怎样呢?②”

郑恺闻言默契的垂下眼睑,活脱脱的郑黛玉。“我会很难过。”他压着音调轻声说。

两人都乐了。

等他们疯够了,早就过了门禁。二人琢磨了琢磨,这么回去还算违纪,实在不划算。陈赫一拍大腿:

——咱开房去得了!

直到很久以后郑恺都想打死当初那个自己,你说他怎么就脑袋一热就答应了呢?

一开始柜台小姐拿诧异的眼光打量他们时郑恺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直到他俩躺在了双人床上随手按开了电视机,他才明白他错了。

岛国爱情动作片。

郑恺扭头看陈赫:怎么回事?

陈赫也是一脸尴尬,他支支吾吾半晌,说:情人旅店吧大概。

操。

啪啪啪啪啪啪啪!

郑恺听的心烦意躁,心想干脆关了好赚个耳根清净,结果却被陈赫拉住了手。

郑恺回头看他。陈赫腿间隆起了一块,脸上是少见的认真。他说:郑恺,来一炮?

 

其实郑恺对那天的记忆有些许模糊,一开始只是撸撸就能完得事,却不知怎么推搡着上了床。他不记得二人间是谁起了头,这场情事实际上更像一场冲撞。内壁被不断冲撞摩擦,快感从中产生经神经末梢传到大脑。郑恺依稀记得陈赫喊他的名字,而他的回应则是环住了陈赫的脖颈。

第二天一切恢复如初,他们还是嘻嘻哈哈的来应付室友们的疑问团。

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。

 

对这事儿郑恺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但凡事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。后来他们又做了几次,思想上便潜移默化了。

曾经有妹子吐糟他们怎么那样要好,好到连女生送情书的机会都没有。陈赫闻言哈哈笑,一把揽过郑恺的肩膀冲那妹子挤眉弄眼,说亲你知道什么叫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么,这可是我手足啊手足——

那妹子恶心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郑恺对此翻了个白眼,说谁是你手足了。却是任由陈赫揽着自己在那妹子周围晃了一圈又一圈。

后来他们毕业了,前几个月还能聚上几次,但时间久了,就像那些刻在石壁上的壁画,慢慢的模糊了。

再后来他们一起拍了《匆匆那年》。旁人惊讶于他们之间的默契。陈赫得意洋洋,我们可是大学室友啊亲。

郑恺少见的附和。

杀青那天晚上他们在酒店厕所隔间里接吻,两个人身上都带着酒气。陈赫突然想起来,好像他们每次接吻都在酒后。

 

他们再次相遇是在综艺真人秀上。

陈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个世界突然腐了起来,妹子们一改往日淑女形象个个如狼似虎,任何事物被她们的眼睛过滤后都染上了腐的色彩。

幸亏跑男团里只有BABY一个妹子,其余六人可以随意链接,比如他和李晨。

但是广大的直男同胞可怎么办呢?于是节目组推出了另一对官配——“布谷”。俊男美女闪闪亮,用BABY的话说,这事儿要看颜值,再说了,谁让郑恺自带直男气场呢?

陈赫差点就笑了场。他私下里戳记郑恺:你还直男?郑恺那手肘撞他胸口:至少比你直。

 

等他们几个人混熟了,陈赫胆子也大了起来。时常趁摄像师不在时往郑恺身边凑。BABY笑他唉你对恺恺这么好那李晨可怎么办啊?

哪儿的事啊,这可不一样。陈赫一脸正色。晨哥是我妈,恺恺可是我真爱啊,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哪?

 
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像是积聚多时的花骨朵儿遇上了恰机,在瞬间绽放,吐出娇嫩的蕊来。

 

你就嘴贫吧。郑恺最终这样说。

 

他们再次滚上床是在第一季结束的时候,几个人疯的不像话,嘴里喊着不醉不休。最后站着的只剩下他和BABY。

他俩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几个睡的和猪一样的家伙运回去,还和伺候大爷一样送回房,到最后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只剩下一个郑恺。

陈赫吃力的把人扶起来,拒绝了BABY伸过来想要帮忙的手。他冲BABY挤眉弄眼,“BABY啊,”他拖长了音,“Do you know ?”

BABY沉默了一会儿,露出个与平时不太一样的微笑来,“I know .”

 

郑恺的睡相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。陈赫喜欢在这时候捏他的脸,郑恺身上的肌肉可是实打实的,就面部还没来得及锻炼,肉肉的,软软的,捏上去像动物的肉掌。

其实陈赫挺喜欢郑恺睡着的样子的——如果他没有起床气的话。

陈赫可没少吃这亏。比如现在,他呲着牙咧着嘴,大腿根儿哪儿一片青——让郑恺踢得,险些就丧送了他下半生的性福。

得,还是直接上吧。

 

陈赫懒懒的趴在床上,耳边是哗哗的水声。郑恺有个怪癖,做完后先洗澡。陈赫曾嘲笑他反正我也带了套你也不会怀孕干嘛那么在意啊?

郑恺当时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我有洁癖不行啊?

陈赫立马软了,行行行你是大爷啥都行。

鬼才信。

郑恺洗完澡也没穿睡衣,把自己擦干了往床上一躺,只留给陈赫一个光溜溜的后背。陈赫的眼神转移到郑恺线条姣好的腰际线上,他在心里吐糟这人是如何把一身肥肉练成了肌肉。陈赫突然玩心大起,他往郑恺那边凑了凑,刚好能碰到他的手。陈赫把自己的手覆在郑恺的手背上,说:“恺恺啊,当我们年老的时候,我们生命里的同伴一个个下车了,座位慢慢的稀松了,你会怎样呢?”

郑恺没答话,连一点动静都没有。陈赫碰了一鼻子灰,他想也对,郑恺不就是头猪吗,说不定早睡死过去了。他这样想着,刚想把手抽回来,却被人握住了。

郑恺一手握住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的手心慢慢贴上他的,手指穿插在指间,缓缓相扣。

这像一个古老而虔诚的仪式,冗杂的线条织锦成网,缓慢而沉重。

“我会很难过。”

陈赫听见他这样说。

 

陈赫记得当年他遍英语作文时引用过这样一句话:

Everything is good when new , but friends when old .③

现在他觉得,炮友也是一样的。

 

 

 

END

 

  1. 其实这文是在第一期后写的,多少有些不成熟,我为到底是啤酒能不能喝醉而苦恼了很久,最后在同学聚会时亲身试验了一把。当时我班主任看我和男生拼酒表情都是ORZ。连干三瓶我一个女生都没事那两个男大学生更没事了……..吧?

  2. 出自张晓风《秋天·秋天》

  3. 东西是新的好,朋友是老的亲。

 


评论(33)
热度(108)
© 谁说ID不能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