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说ID不能换

杂食主义者
叫我阿季
恺厨、藏厨、杨洋厨、黑皮厨、尼桑厨、小周厨、Enma厨。
叶神、银桑男神总攻无误。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590609271/profile?rightmod=1&wvr=6&mod=personinfo
懒癌晚期,没救了。

【新平】春雨

OOC瞩目

冷CP自割腿肉

小学生文笔

私设如山

 

今年关西的春日来得比往年都要早。嫩芽刺破种皮探出大地,花骨儿朵们争相看世界。放眼望去,一片嫩绿夹杂繁花锦簇。

许是为了应景,在某日清晨便淋淋下起了这春日的第一场雨。

  

服部和和叶坐在通往关东的电车上,他百聊无赖的望向窗外。旁边的姑娘正兴致勃勃的给兰发着短信,字里行间透出的情感甜的能腻死人。

被青梅忽视的服部用手托着腮。春雨没入大地,漫出片朦胧的绿,加上灰尘光线与雨滴在空气中折射,更显出一股迷离来。

春日使人乏,更何况这也才不过六点。纵使服部平日多生龙活虎现在也只剩下打哈欠的份儿。

服部的上下眼皮止不住打架,最后头一歪彻底睡死了过去。

 

窗外春雨淋漓。

 

去年这时候工藤只身一人去了关西。服部接到电话时正窝在家里啃一本白夜行。

然后他风一般冲出家门,却被打在鼻梁上的水滴激了个机灵。又折回家拿了把伞。

服部赶到时工藤正坐在候车椅上。蓝色上衣蓝色裤子看款式像兰和和叶上次给他俩买的情侣装。他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绿。得,无疑。

服部收了伞,甩甩水,一屁股坐在工藤身边。他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只是往边上挪了挪。服部有些不爽。

“你怎么不事先说一声,再说你怎么来了?”

工藤把手抵在脑后,仰着脸朝天:“来见你呀。”

服部噎了下,脑中弹幕刷刷过“我日这少女气息是什么鬼”“节奏太快跟不上怎么办”“兰你怎么把它放出来了”等等。

工藤把头扭过来,看他一脸呆滞,重复道:

——“来见你呀。”

雨点渐渐密集起来,击打在地面上叮咚作响。

工藤向他伸出手。

“我说,服部——”

 

服部的脑袋撞在了车窗上。

电车到站了。和叶往外望了几眼,笑着跑出去,全然不顾受伤的竹马。

服部苦着脸低下头,心中留着面条泪。正所谓嫁出去的青梅泼出去的水……

然后他听见了一声轻笑。

他抬起头,关东的名侦探大大咧咧的坐在他身边,脸上挂着满不在乎的笑。

工藤说:“你来关东干嘛呀?”

窗外的雨仍在下,服部感觉雨声正与自己的心跳合为一体。

“来见你呀。”服部听见自己说。

工藤露出些讶异的神色,很快又转为了平静,眼中却闪现出异样的光彩。他开口:“服部——”

剩下的话语没有来得及脱出口。服部凑过来和他亲吻,唇与唇贴在一起,舌头撬开牙关向里探去。工藤微仰了头,扣住服部的后脑。

雨声大了起来。

 

春天来了。

 

 

FIN

评论(1)
热度(59)
© 谁说ID不能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