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说ID不能换

杂食主义者
叫我阿季
恺厨、藏厨、杨洋厨、黑皮厨、尼桑厨、小周厨、Enma厨。
叶神、银桑男神总攻无误。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590609271/profile?rightmod=1&wvr=6&mod=personinfo
懒癌晚期,没救了。

【浪客行|远然】与君共饮一杯酒

那个黑衣带刀的浪人踏着宁州的夜,眉间总聚着股散不尽的愁绪。他问翼少然:“你究竟为什么帮我?”

那个白发白衣的的少年带着笑,话语间也带着满满地笑意。他对张临远说:"这是我欠你的。“

他们初识在枫叶桥的雪夜里。翼少然笑盈盈道:天气这么冷,浪人兄不来喝杯酒吗?

古人云:君子之交淡如水

而张临远与翼少然之间,也不过是一杯酒的交情。

翼少然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,可能上一秒他还在与你喝酒聊天,下一秒就会刀戈相向。

他曾将刀尖抵在张临远的喉咙上,眼中的笑意都变为冷意。他像一个孩子同大人较真般语气强硬道:”为什么我算不出你的命?“

他能因一杯酒的交情为朋友两肋插刀,也会因算不清一个人的命而对那人刀剑相向。

张临远常说翼少然啰嗦的像个女人,性子也古怪的像个女人。

张临远说自己猜不透人心,翼少然便好奇地问,那你怎么能猜到我的呢?

张临远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语气尽量平静道:”我说的是猜不透女人的心,没说猜不透你的。“

然后他大步流星的走开,留下翼少然一人面容扭曲的站在雪夜里。

翼少然曾说:”打架和杀人,交给男人就好了。“

谁知下一秒张临远就瞥了他一眼,将他挡在身后,”那你也别管了。“

这就是所谓的男人间的情谊吧?明明关心人家关心的要死,但嘴上却说着些欠揍的废话。

翼少然原为张临远放下多年的谋筹策略,张临远也愿为翼少然与此生最爱的女人擦肩而过。

等到多年后,张临远为情所伤独自一人在酒楼喝闷酒时,会被一个白发白衣的俊俏公子从背后抢走酒杯,那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在笑盈盈望他,

”浪人兄,介意我坐下喝杯酒吗?“

张临远对着那双笑意满满的眸子,心中多了那么一骨柔情,他半是无奈半是调笑道:”你和以前一点都没变,真像个女人。“

酒楼外传来一曲箜篌声。

张临远与翼少然相视而笑。

他们放下了多年的策马长歌,坐在小小酒楼中,听着悠悠箜篌曲,共饮一杯酒。

你看,不管你到了哪里,他都在等着你,等着与你共饮一杯酒。

 

FIN.

 

PS:其实,这是一篇语文随笔...........

评论
热度(2)
© 谁说ID不能换 | Powered by LOFTER